中央出手,校外培訓大限將至?

發布時間:2021年05月29日

繼北京校外培訓大整頓后,中央出手了。

日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召開,強調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,嚴禁教培機構隨意資本化運作。

同期,北京、北京海淀均發布文件,首次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做出統一規定,首次對教育培訓行業的廣告投放制定標準。

山西更為直白,要求全面加強校外培訓機構設立審批、收費管理、違規處理等各環節監督,甚至停止審批面向中小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。

針對校外培訓治理一時間風聲四起,一場全國整頓風暴風雨欲來?

緊箍咒

日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召開,會議通過了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,“雙減”政策即將落地。

規范校外培訓發展,不是第一次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中提出。2018年7月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。

隨后,國務院辦公廳8月22日印發了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,這是第一個國家層面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系統性文件。

這次中央深改委會議強調,要全面規范管理校外培訓機構,從嚴治理,對存在不符合資質、管理混亂、借機斂財、虛假宣傳、與學校勾連謀利等問題的機構,要嚴肅查處。

同時,要明確培訓機構收費標準,加強預收費監管,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,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。

就在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通過的當天,北京市教委官方微信發文稱,北京市教育委員會、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、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、北京銀保監局四部門聯合發布《北京市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辦法(試行)》。

這是北京市首次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做出統一的管理辦法。本次辦法,對預收費的收費時間跨度、預收費提前收費的時間、退費等都做出了明確要求,還提出了要進行資金監管。

比如在收費時間跨度上,要求按培訓周期收費的,不得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;按課時收費的,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超過60課時的費用。

就在本次辦法發布前不久,北京市教委印發了《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于檢查校外培訓機構發現問題的通報》。此次被通報機構所涉及問題,主要報告一次性收取超過3個月課時費、低價營銷、內容超綱等。

其中,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超過3個月或60課時費用的培訓機構,共有8家被點名,校外培訓頭部機構在列。

為什么要制定這個辦法呢?近些年,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普遍采取預收費模式,存在風險隱患,比如一些機構將預收學費當作金融杠桿,盲目擴大規模,導致資金鏈斷裂。

在今年教育部召開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,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即表示,培訓機構“退費難”“卷款跑路”等違法違規行為時有發生,嚴重破壞教育生態。

不止北京發文規范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,日前北京市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還發布了《教育培訓行業廣告發布重點內容提示書》,以教育重地海淀區打頭陣。

這份提示書首次對教育培訓行業的廣告投放制定出標準,文件提到,不得在教育培訓類廣告中出現貸款、學費分期等內容誘導招生。

校外培訓資金層面的問題,最終以“管錢”的方式加以規范管理。

晴雨表

政策新規之下,傳言風聲四起。

日前,一則關于“海淀區教委會議”的網傳消息炸了。消息稱,隨著新的“雙減”政策等出臺,最晚7月底,將會有“假期不讓上課、培訓機構不讓上市、不讓做廣告”三項規定。當日開盤后,教育中概股暴跌。

很快,海淀區教委發布辟謠消息稱,網傳“海淀區教委開會,教育機構暑期不許開課”為不實消息。當日開盤后,教育中概股大幅反彈。

不少人興許還記得兩個月前,剛剛復課不到10天的北京校外培訓機構再次停擺,全面排查風聲四起。緊接著,北京市教委出面辟謠,暫停校外培訓消息不實。

北京之外,今年以來,重慶、廣州等地紛紛開展校外培訓機構檢查,對涉嫌存在超期收費、虛假違法廣告、低價營銷販賣焦慮等問題進行點名通報,不少頭部培訓機構收到“頂格罰款”。

根據企查查統計的2020年5月12日至2021年5月12日教育機構注冊、注銷及吊銷數據,2021年3月注銷和吊銷教培公司310家,4月307家,達到了近一年教培機構注銷和吊銷的最高峰。

在可預見的將來,此次中央通過“雙減”意見,會對校外培訓帶來怎樣的沖擊?

升學規劃專家梁挺福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,中央“雙減”意見的出臺,意味著接下來校外培訓機構將接受更加嚴格的管理和規范。比如教育培訓的資本化運作將更加謹慎規范,教育培訓的行業準入將會更加嚴格,與違背中小學生身心發展規律的培訓等相關項目將被嚴令禁止。

最終,梁挺福認為,會使得整個校外培訓市場的存量和需求都大大降低。

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、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人才分會秘書長陳志文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,此次中央“雙減”意見與以往區別較大,表述更加精準,指明是針對義務教育階段負擔的治理,高中非義務教育階段,該有的競爭與負擔還是要有。

此次在中央意志下,以及北京的率先作為,梁挺福指出,將會在全國形成示范性影響效應。中央的三令五申,以及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針對頭部教育培訓機構的頂格罰款,對于全國范圍內的校外培訓具有很強的警示作用。

當然,能否在全國范圍內產生很好的示范效應,還是要看各級監管主體對于校外培訓中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,能否真正做到發現一例,查處一例,絕不姑息。

根源地

校外培訓的問題,還需到校內教學尋找根源。

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指出,減輕學生負擔,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學校教學質量,強化學校教育的主陣地作用。

陳志文指出,在“雙減”上,首先是校內教學不足導致的問題,要治理校外培訓,必須維護好校內教學這個主戰場,最大程度在校內解決更高質量教育需求,不要擠出到校外。其次才是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。

在北京海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的《教育培訓行業廣告發布重點內容提示書》中,就嚴禁發布誘導家長將適齡兒童、青少年送入培訓機構,取代義務教育的內容。此外,文件對廣告場所的規定,讓K12機構進校宣傳的難度加大了。

北京之外,日前山西省教育廳制定出臺《促進中小學生身心健康成長十項舉措》,要求全面加強校外培訓機構設立審批、收費管理、違規處理等各環節監督管理,停止審批面向中小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。

梁挺福指出,義務教育階段,學校教育將始終是主陣地。學校教育需要一方面在落實中央文件要求,減輕學生作業負擔的同時,提高學校課堂教學質量,應教盡教,優化教學方式,提高學生課程學習的效率,調動學生課程學習興趣。

壓減學生作業總量與多元化的教學內容并不沖突。學??梢蕴剿鞫喾N課后教學育人活動,滿足學生和家長的多元化學習需求,進而減少學生和家長對“校外培訓”的依賴。

梁挺福認為,最重要的一點,教師隊伍的素質和能力需要強化,才可以有效地發揮學校教育的主陣地作用。教師的待遇的提高、教師資源的優化配置、教師隊伍的培養等,都是有效發揮學校教育主陣地作用的關鍵一環。

陳志文指出,爭奪教育主戰場是此次會議很重要的一個精神,無疑非常正確,也抓住了要害。目前課后延時服務以及其他服務舉措就是爭奪主戰場的做法,復雜的是,抓住了主戰場,孩子在學校時間增加了,但如果學校提供的服務不是家長與孩子追求的,最后還是要出走這個主戰場。這個矛盾需要直面和解決,必要時也需要妥協。

大家都知道小學負擔最重,輔導班最多,高中最少,為什么?表面上看,就是高中有一個高考,大家不必左一個班,右一個班地準備,只是準備高考即可,不必培訓機構幫忙了。

但小學則不同,表面上沒有升學考試,但卻是最辛苦的,左一個坑班,右一個證書,雖然多數是無效的,但家長都在賭。核心的價值與意義,還是對孩子學習或其他能力的“證明”。

陳志文指出,面對這種短期無法解決的亂象,我們是否可以考慮推出一把官方的尺子?比如小學生學業水平測試,為學生的能力評價提供一把尺子,而不是讓校外的奧數、劍橋英語等代勞。

當然,這個測試是不能作為任何學校錄取依據的,測試與就學權利是沒有矛盾的,在無條件保障就近入學權利的前提下,提供一個小學生水平測試,和義務教育并不沖突。

陳志文認為,在減負問題上,我們還需要面對一個現實,受傳統文化影響,中國家庭對孩子與孩子教育極端重視,對更高質量的教育有不理智追求,也是與其他國家的區別和優勢所在,這是客觀需求,我們必須承認。

關鍵字TAGS:
亚洲和欧洲一卡二卡三卡